安徽潜山市一企业在鹿鞭丸里添加“伟哥”遇职业打假曝光警方立案调查

最近,安徽省潜山市一企业在鹿鞭丸产品中添加“伟哥”成分的行为,被一职业打假人送检后曝光。

职业打假人将相关商品进行保存、公证后,向当地公安机关和市场监管部门举报;同时,其向鹿鞭丸的代理销售公司提出了赔偿要求。

目前,当地市监局确认在相关企业的多批次鹿鞭丸产品中检测出那非类成分,该案件已经交由公安机关进行侦查。

9月13日,来自湖南的陈先生给极目新闻记者报料,有安徽企业因为生产和销售添加了 “伟哥”成分的鹿鞭丸,被警方立案调查。

在电线月份,他在某视频平台一直播间观看直播后,花了几千元,购买了几盒鹿鞭丸试吃,吃过之后感觉心跳加速、脸红、恶心、头晕。

3月份,他将部分鹿鞭丸送到检验机构进行检测,随后发现有违规添加的成分。根据陈先生提供的一份检测报告,显示该样品内含有西地那非。西地那非俗称“伟哥”,是一种处方药,主要用于治疗勃起功能障碍。

检测结果出来后,陈先生称,为了固定证据又买了几盒鹿鞭丸,并对相关物品进行公证,前后共花费1.8万元。

据陈先生介绍,这种鹿鞭丸一个木制盒子内装有两瓶,一瓶六颗,共120克,售价980元。在陈先生发给记者的包装盒照片中,可以看到,产品品名为“鹿宝丸”,配料包括黑芝麻、鹿鞭、黑豆、桑葚、黑枸杞、木糖醇、蜂蜜、黄精、养殖梅花鹿鹿胶、人参等。

“平台的售后说是厂家的责任,不予处理。”陈先生告诉记者,他要求商家退钱,然后把卖出去的东西进行召回、销毁。不过,因为商家要求将货寄回去才能退钱。陈先生认为这是有毒有害食品,认为只能把这些交给公安部门。

今年5月,陈先生将此事向鹿鞭丸生产地安徽省潜山市公安和市场监管部门进行了举报。

2022年7月12日,在潜山市人民政府网上,潜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回复陈先生称,2022年5月27日,公安部门联合该局对举报所涉的相关企业进行了突击检查,并依法对所涉公司的9个批次产品实施了抽样送检。

2022年6月15日,该局收到安徽省食品药品检验研究院出具的9个批次样品检测报告,其中7个批次样品含有微量那非类成分。

该局认为,有关当事人的行为涉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目前,该局已立案,并于2022年7月11日移交公安侦查。

陈先生提供的鹿鞭丸包装显示,该产品委托方为安庆市潜山市九牧皇家鹿业有限公司,生产商为安徽至舒堂鹿产品开发有限公司。陈先生称,鹿鞭丸销售渠道多样,包括视频平台的直播公司,以及其他电商平台。

9月13日下午,极目新闻在某视频平台、以及大型电商平台发现,相关鹿鞭丸产品依然在销售,售价980元一盒,其广告语不乏“精力满满,让你做回真男人”等暗示性语言。

14日上午,潜山市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相关案件已经交由公安部门处理;当地公安部门则表示案件正在办理,不便透露细节。对于为何相关产品仍然在网上销售,两部门称会继续关注、调查。

随后,记者拨通了委托方九牧皇家鹿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的电话,该负责人称具体案情可以找公安机关了解,对于产品仍在网络上销售的情况,这位负责人并未进行回应。

当天下午,陈先生所购鹿鞭丸销售方安徽徐大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负责人胡先生接受极目新闻采访时表示,陈是职业打假人,公司会承担该承担的责任。

胡先生介绍,其公司是一家文化传媒公司,通过主播在视频平台直播,为各类企业在直播间代理、售卖商品,之前代理鹿鞭丸产品有两到三个月的时间。

“我们代理产品之前,会看生产厂家的相关许可证,生产资质,以及相关标签标识等。”胡先生称,公司代理的鹿鞭丸产品,之前已经看过厂家提供的质检报告。但是在鹿鞭丸里面添加这些禁止添加的物质,肉眼根本看不到,无法辨别。

胡先生称,陈先生分多批次购买产品后,向公司提出赔偿的要求,但是公司并没有同意。“他就是职业打假人,想敲诈我们。”胡先生认为退掉产品可以,但是没有办法赔更多。

胡先生提供的与陈先生的聊天截图显示,陈先生曾跟他人讨论食品安全法以及十倍赔偿的问题,还提出过“要不赔偿五万咱和解算了”的要求。不过,胡先生称,公司不会接受,怎么赔、赔多少,得看法院怎么判。

14日中午,陈先生向极目新闻记者承认,他确实是从事职业打假,但是目前并没有其他诉求,只希望网上还在售的产品能够及时下架,商家能够召回销毁这些产品,并退还自己已经购买商品的货款。

辽宁昌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杨财广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生产经营的食品中不得添加药品,但是可以添加按照传统既是食品又是中药材的物质。

根据前文中的鹿鞭丸的配料及包装来看,鹿鞭丸只是普通食品,那么在鹿鞭丸中添加那非类处方药成分,显然违反了食品安全法,已经涉嫌犯罪,故被移交公安机关侦查。

杨财广表示,该案中,销售方、委托方如果对生产厂家违法添加处方药成分的行为不知情,最终应该由生产厂家承担责任;即使销售方需要承担责任,也可以向生产厂家进行追偿。

另外,对于职业打假人索要赔偿的问题,杨财广称,前文陈先生已经承认其是职业打假人,陈先生“知假买假”,能否认定其消费者身份及能否支持十倍或者是多倍支付款的惩罚性赔偿金,在实践中有较大争议,各地法院裁判不一。

同时,只要陈先生索赔数额在法律规定的赔偿数额范围内,主观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且采取的维权索赔手段、途径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不足以造成经营者或生产者产生心理恐惧或强制的,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李易峰嫖娼细节曝光,女方大尺度照片流出,网友看吐了:有这样的女儿,我宁愿打断她的腿!

日本飞行自行车上市:速度可达 100km / h,预售价约 540 万元

美国改变策略打压中国:不亲自下场 推欧盟到前线个指挥所 乌方:俄试图完全占领顿涅茨克

美国改变策略打压中国:不亲自下场 推欧盟到前线个指挥所 乌方:俄试图完全占领顿涅茨克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